这个共享单车巨头破产,车12元贱卖!

  • 我要分享:

 

综合:21世纪经济报道

资料:新华视点(XHSXHSD)、中国基金报(chinafundnews)、每日经济新闻(nbdnews)、央视新闻

负债高达5000多万元,其中包括11万用户的押金;公司资产仅剩35万元现金和散落各地的单车。近日,小鸣单车宣布破产,从爆发式成长到迅速破产,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折射出哪些行业困局?

累计注册用户400多万、收取押金超过8亿元,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然而不过两年时间,风风火火的小鸣单车便宣布破产。 这是全国首个共享单车破产案。

公司人去楼空,

账户仅剩35万多元

据新华视点报道,记者近日来到悦骑公司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尚德大厦的办公场所, 发现办公室已搬空上锁。

人去楼空的小鸣单车总部

而7月13日,“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发文称,目前“小鸣单车”账户资金仅剩余存放于微信账号上的35万余元。 另外,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难以处置变现。

7月2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破产案件管理人拟委托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对小鸣单车进行回收处置。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在扣除回收、运输及电子垃圾处理等费用后,同意按每辆车12元进行回收。 悦骑公司曾宣称小鸣单车投放总量为43万辆,但目前真正能回收多少尚待调查。

曾是共享单车第二梯队老大

从2016年7月29日成立,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到2017年底被部分用户申请破产清算,如今彻底宣布破产并欠下高达5000多万元债权,小鸣单车用了短短两年时间。

据介绍,小鸣单车主营方悦骑公司注册资本约621万元,累计用户约400万人次,累计收取用户押金总额8亿多元。 在共享单车全面爆发时,小鸣单车曾经是第二梯队的领头羊,在南方二三线城市大面积投放,十分高调。

然而,随着共享单车风口渐弱,以及自身管理不善、利用押金盲目扩大规模等,小鸣单车的命运迅速发生逆转。

2016年年底,共享单车领域内仅获得融资的入局者就有20余家。面对众多对手,共享单车市场参与者开始疯狂砸钱抢占市场,小鸣单车开始拼命投放产品。可是扩大规模的钱从哪儿来?

用户押金是最简单粗暴的资金来源。

11万小鸣单车用户等退押金,

债权总额超5000万

2017年,悦骑公司主要资金开支是预付货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单车,比例占全年开支的77.82%, 其中采购单车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用户押金。然而为通过价格手段获客,小鸣单车从未形成盈利模式,主要依靠融资和押金池存活。由于共享单车押金是一对多,一辆单车可能对应着几十个注册用户,押金一被挤兑,公司旋即垮塌。

悦骑公司先后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共投放共享单车43万余辆,收取用户的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 在这样的经营模式下,小鸣单车的问题逐渐恶化:

2017年12月,广东省消委会宣布起诉小鸣单车经营方悦骑科技,自2017年8月开始, 原告陆续收到消费者关于被告押金逾期未退还的投诉。 截至同年12月8日, 原告共收到消费者对被告的投诉2952件;

2018年3月22日,该案在广州中院一审开庭。法院判决,小鸣单车需按承诺退还押金,向公众披露押金收支使用信息;

2018年5月18日,广东消委会发布消息称, 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押金未退还的消费者可进行债权申报。 官方还专门开设了微信公众号,以便消费者通过小程序进行债权申报。

然而,在破产清算这两个多月中,仍有大量小鸣单车用户押金未退。

7月10日,我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小鸣单车”破产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广州中院召开。

法院显示:

截至6月27日债权申报期满, 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超过11万笔,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合计约2000万元,另外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

而前文提到,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同意对小鸣单车按每辆12元进行回收。

图/图虫

发展初期形势大好,

小鸣单车 为何迅速破产?

动用押金扩大规模

有共享单车企业声称,单车制造成本远远高于押金,如果公司倒闭了,大不了让消费者一人一辆骑回家。

但事实上,广州交通管理研究专家苏奎表示:

“传统意义上的实物与押金是一对一的,但共享单车的押金是一对多,一辆单车可能对应着几十个注册用户,这样一来便形成了押金资金池。”

庞大的资金池和激烈的市场竞争,诱使一些企业 动用押金来扩大发展规模 。倪烨中告诉记者,悦骑公司采购单车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用户押金。

前文提到,2017年,悦骑公司主要资金开支是预付货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单车,比例占全年开支的77.82%。

车辆管理不善

小鸣单车在全国10多个城市进行了投放,但一些城市仅有一到两个线下管理人管着上万辆单车。 人员不足导致管理不善,也是其陷入困境的原因。

“很多共享单车没有定位停放,日晒雨淋之下老化很快。有的单车定位电池没电了,车便找不到了。”苏奎说。

关联交易或存猫腻

破产案件管理人在调查中发现,悦骑公司还存在以明显不合理价格与其他公司进行交易的行为。

对此,破产案件管理负责人倪烨中表示:

2016年至2017年,悦骑公司与其法定代表人关斌的另一家关联公司广州锋荣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四份购销合同,悦骑公司以明显不合理方式向锋荣公司超额支付预付款约4600万元,另因价差损失约1800万元。

资料显示,小鸣单车的采购价格是719.55元一辆,但委托外运时,与运输公司签订的合约规定,损坏一辆车“按原价赔偿500元”, 与采购价相差200多元。这就意味着,悦骑公司的采购其实可能是“亏本”生意。

天津“单车小镇”已无“共享订单”

除小鸣单车外,共享单车行业浪潮中还有很多出局者,比如悟空单车、酷骑单车、町町单车等。 其中,悟空单车的生命仅仅维持了五个月,因产品设计不佳、市场调研不够深入而宣告失败;酷奇单车因押金问题一度“失联”,只能惨淡收场。

据不完全统计, 从2017年6月至今,一年多的时间内至少有15家共享单车倒闭企业,可谓“前赴后继”。 香港首家共享单车公司Gobee.bike也在近日宣布结束其在香港的业务, 从业务投放到结束运营,只维持了短短15个月。

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一个以自行车为主要产业的北方小镇,因为共享单车的崛起,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早在2010年, 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产销量1/8。共享单车火爆时,这里曾经有500家商铺,而如今已经不到300家。 无论是整车生产企业,还是零部件生产企业,经过一轮洗牌后,幸存下来的企业,已经不敢轻易接共享单车的订单。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天津聚友自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菅顺启的印象里,过去1000辆车的生产订单就是大单了,但共享单车一出手便是几万辆。为了确保摩拜订单的质量,菅顺启还特意给每个工人加了10%左右的薪水。此外,另外一家工厂美邦车业也在2017年上半年接了小蓝单车10万辆的订单,每辆赚几十块钱。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这些共享单车平台的崩盘,王庆坨也迅速由春天坠入寒冬。正如天津捷易达自行车厂总经理杨清亮所说,很多企业都是被迟迟不能到账的尾款拖垮了。

在王庆坨的空地上,有媒体拍到了大批废弃的共享单车,估算有数万辆,绝大多数是已经倒下的公司的车,比如酷骑、小拜。

琪哥结语:曾经疯狂涌入共享单车,连颜色都被选的差不多了,现在一地鸡毛,只剩两三家背靠大树苟延残喘。

而自行车工厂更加悲惨,曾以为被共享单车拯救一飞冲天了,没想到这么快,又被打入了地狱。

真是魔幻人间!永远记住一句话:如果所有人都认为那是风口,那就算再宽的康庄大道最后都会挤成独木桥!

 

↓↓关注鸣金网,拥抱科技创新

相关推荐

0条评论

还可输入140个汉字

发表